海贼王 对你们不止是喜欢 - 让她习惯,让她顺服(微h,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眼见洛丽跟卡塔库栗的关系日渐升温,亲密的仿佛容不下第三个人那样,让人看了就发了狂的嫉妒。
    夏洛特·玲玲大手一挥,说什么结婚前三天不许见面的习俗后,直接把准新娘洛丽扣下,堂而皇之的将人留在自己的寝室中。又把卡塔库栗发配到遥远的地方做任务,婚礼当天堪堪能赶回来的那种。
    对洛丽的特殊感情藏都懒得藏,露骨的简直像是在昭告天下。
    不过夏洛特·玲玲本就有这个权利和实力,她既是这个国家和海贼船上的女王,又是给予他们生命的伟大母亲。
    身为卡塔库栗的母亲,自然可以随意拿取儿子的东西,人也一样。
    没有人敢对喜怒无常,残忍暴虐的母亲提出质疑,小夏洛特们甚至还学会了睁眼瞎的技能,在看见妈妈当着众人的面亲吻爱抚小姑娘时纷纷选择性失明。
    万幸新郎被迫与新娘分开,不然看了眼前淫乱的画面也不知会作何感想。
    被bigmom抱在怀里日夜疼爱,甚至几次三番也不顾他人在场,这让洛丽愈发排斥她的靠近,找机会寻到了空隙迅速逃出了房间躲了起来。
    美味珍馐长腿儿跑了,夏洛特·玲玲怔愣一瞬后开启了思食症模式,城堡里瞬间乱了套,找人的找人,安抚的安抚。
    可全都没有什么用处,家具建筑在夏洛特·玲玲手中简直像是纸糊的那样不堪一击,原本整洁奢华的城堡只是瞬息就被损毁大半。
    最后还是克力架的饼干士兵抱着不断挣扎的洛丽送回发疯的夏洛特·玲玲手里。
    已经失去理智的女海贼顾不上众目睽睽,野兽般将人按在冰冷的地板,只轻轻一扯。
    就像撕开包装纸的雪媚娘,小姑娘莹白如玉的娇躯就这样暴露在众多小夏洛特眼前。
    此起彼伏的吞咽声以及无法忽视的灼热视线几乎刺的洛丽喘不上气来,她一边羞耻的试图遮住自己衣不蔽体的身子,一边恐惧的不住后退。
    可她过于妖娆丰盈的好身材又怎么会被她纤细的胳膊和小手遮挡住?反而因为她愚蠢的举动为年轻的夏洛特们表演了何为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朦胧美。
    或淫邪或放肆的视线更为焦灼。
    “不要……别看我……!”洛丽全身都被羞成了诱人的粉色,她崩溃的听着夏洛特·玲玲靠近的脚步,一边又能感受到有数道目光赤裸裸的打量着她没穿衣服的身子。
    大门都被夏洛特们挡的严严实实,生怕她再次逃走。在bigmom靠近她,要将她禁锢住时,洛丽爆发出超人的力量一把甩开她,跌跌撞撞的奔向窗户,如泣血的黄鹂声声哀求:“救命!卡塔库栗!救救我!”
    bigmom惊讶于她的力气,更在意她此刻明显崩坏的精神,担心她的感情竟强压下她的思食症,只是片刻怔愣就让小姑娘逃出好远。
    就在她一脚跨过窗户准备一跃而下时,脚上倏然传过一股粘腻又坚固的缠绕感,她被像触手一样的东西束缚住了四肢,力气蛮横分开她试图合拢的双腿,高举在半空中。
    “不要!这是什么?放开我!救命!”晶莹剔透的泪珠一颗颗滑落脸颊,梨花带雨的洛丽总有一种令人惊艳的易碎感。
    任凭小姑娘哭花了一张精致漂亮的小脸儿,冷血自私的夏洛特们也没有生出过多的怜惜之情,反而因为她这样狼狈色情的模样,心中徒生出一股施虐欲。
    还没来得及对她做什么小姑娘就已经哭的这样好看了,那再稍微欺负一下,岂不是会更加……
    在场所有人不约而同吞咽口水,佩罗斯佩罗操纵着束缚她四肢的蜜糖轻缓献到涎水横流,却看上去冷静不少的母亲眼前,语带诱哄。
    “妈妈,莉莉小姐还没过门就已经失了礼仪规矩,三番四次的想要逃跑,我们一定要给她一个难忘的教训!”
    “哦?你打算怎么做?”恢复理智的女海贼饶有兴趣的低头打量自己的大儿子。
    “自然是,让她再也不敢拒绝妈妈,不敢再次逃跑,让她习惯,让她顺服。”佩罗斯佩罗的话犹如魔音,让洛丽一瞬间白了脸蛋,她想要反驳,张口的一瞬间却被一根粗硕甜腻的糖柱堵住了嘴巴。
    佩罗斯佩罗险些没有绷住他舒爽万分的表情,压抑又缓慢的喘出一连串不均匀的呼吸,代表他本人的糖柱也不顾洛丽意愿,开始急躁暴虐的猛肏她紧窄的喉管。
    粘腻的糖丝混着她透明的口水被糖柱带出湿滑的小嘴儿,湿答答黏糊糊的糊满她小半张脸,看上去既色情又淫乱。
    在场的所有夏洛特齐齐将目光对准了如被献祭的羊羔般,瑟瑟发抖又无力反抗的洛丽身上,表情莫变。
    像是对他的提议并不排斥,bigmom坐在上位,开心的笑出声:“姐姐,你怎么选?”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