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王 对你们不止是喜欢 - 卡塔库栗的告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卡塔库栗被叫来带小姑娘回房时,却发现她哆哆嗦嗦胆小的像只受到惊吓的兔子。脸色苍白失血,眼睛却红红的,嘴巴也不自然的肿起,浑身散发着那晚情到浓时甘美勾人的甜骚味儿。
    卡塔库栗单手抱起沙发上双腿绵软的小姑娘,语气恭敬的对母亲道:“妈妈,那我就先带莉莉回房了。”
    与洛丽的状态截然相反的,是夏洛特·玲玲周身充斥着餍足之色,双颊酡红,眼神似钩子般扫了一眼不敢望向她这边,动作畏畏缩缩的小姑娘。
    还在回味刚才美妙滋味的风情万种的女人畅快勾起唇角,慵懒又满足的卧在沙发上,这才抬眸冷冷地睨着自己的儿子:“今天她累坏了,你要好好伺候姐姐,知道了吗?”
    “是,妈妈。”卡塔库栗低垂着睫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回答完便抱着洛丽退出了那间暧昧淫靡气味冲鼻的房间。
    直到回到自己熟悉的房间,小姑娘这才如梦初醒般惊出一身粘腻的冷汗,洛丽颤巍巍抓住欲要离去的少年:“卡塔库栗…!”
    顿了顿,叹息一声,少年转身将人纳入怀中:“我是想去为你放沐浴的热水,姐姐放心,我不走。”
    拽住少年衣摆的小手缓和下力道,却还是死死拉着他不肯松手,良久,充斥着蛋糕香甜气味的小嘴儿呐呐张开,几不可闻对他道:“我也要去。”
    “好。”
    明明比她小几岁的少年却像是纵容小孩子似的,包容她的全部。洛丽低垂着眸子,安静被他抱在怀里,似乎格外依恋他,双臂搂着少年的脖子不肯松手。
    卡塔库栗放完热水,刚要为洛丽解开衣服的纽扣,小姑娘却像是被触碰到了底线炸毛的野猫,用指甲狠狠抓伤了少年的左脸,脖子,甚至血红的抓痕一路蔓延到他胸前。
    “不要碰我!”
    “姐姐……”被抓伤了卡塔库栗也丝毫不在意,反而在意起她的指甲抓疼了没有,焦急拽过她的手腕仔细检查。万幸那一个个形状圆润,饱满健康的指甲里除了他的皮肤组织以外并没有受伤的痕迹。
    洛丽狠狠抽出手腕,闪着粼粼水光的大眼睛逞凶斗狠的虚瞪向他:“你给我滚出去!”
    “要是情绪正常下姐姐的命令我肯定会乖乖听话,但现在你这副样子,我不放心把姐姐一个人留在这里。”
    卡塔库栗柔声细语的循循善诱,却在试图靠近她时看见她眼里闪过的一丝惊恐。
    高大的,无法反抗的力量上绝对的优势,那是她体能满级也无法与之抗衡的绝对实力。
    不顾她叫喊到沙哑的声音,那张美艳放大的脸上洋溢着痴迷和癫狂,将她禁锢在狭小的臂弯,唇舌起舞,将她一步步推至高潮。
    过程中就算幸运逃脱片刻,也还是被对方猫捉老鼠的逗弄,无法从里面打开的牢固房门,霸王色的霸气将她压制到双腿发软,最后只能对着紧闭的房门大声呼喊救命,又神色恐慌的被对方扯着细长的小腿儿拽回身下。
    鼻腔内仿佛再次传来那股逃也逃不掉的蛋糕甜腻的香味,她曾被那疯掉的女海贼全身糊满奶油,又被她几欲吞进肚子般舔舐得干干净净,连一丝一毫都没有放过。
    如今那人儿子的阴影正如刚才那样笼罩在她的头顶,即便看不见,那股一脉相承的压迫感还是叫洛丽抖着身子死死“盯”着他,只不过眼睛深处的惊恐和逞强却是任何人都能看出来的。
    只听“扑通”一声,感觉到他在做什么的洛丽瞪大了眼睛,神情呆滞的望向少年,超过负荷的大脑迟钝的分析着刚才的声音,失去血色的嘴唇嗫嚅:“你……你做什么?”
    卡塔库栗跪倒在洛丽脚下,甚至弯下腰,试图将自己的身高再往下压制一头,他扬起头,声音轻缓:“这样姐姐感觉好点了吗?”
    洛丽听到他的话内心震颤不已,头一次切实感受到少年真挚浓烈的感情。
    “你,为什么?”洛丽的小手轻抚过少年刚才被自己抓伤的左脸,满心的疑虑,不知他这来势汹汹的情谊从何而来。
    “可能姐姐不记得了,我曾经在梦里梦见过姐姐数次,直到最近的一次,只属于我们的世界突兀的出现妈妈的身影,从此以后,你就再也没有进入过我梦中。”
    卡塔库栗痴痴望向女孩,如果可以,他情愿一生都沉浸在有她的梦境之中。少年笔直的跪倒在她脚边,像一个守护女王的骑士,虔诚亲吻她的裙摆。
    早已度过了尴尬的变声期,属于男人的低沉嗓音雀跃又柔软。
    “夏洛特的兄弟里,只有我记得姐姐,知道妈妈要在我们几人中挑选你的夫君时,我也拼尽全力拔得头筹!能够拥有姐姐的,只有我!”
    低头亲吻洛丽的脚尖,被那灼热温度烫到后退两步,少年轻笑一声:“姐姐不知道,在现实世界中见到姐姐的时候,我有心里多高兴!”
    洛丽咬着嘴唇,内心止不住的动摇,少年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膝行到女孩身前,试探的缓慢抱住她,见她不再排斥自己的靠近,便得寸进尺的把头埋进洛丽柔软丰盈的怀里。
    “我喜欢姐姐,是真心想迎娶姐姐做妻子的,我不在乎姐姐身上发生了什么,因为无论姐姐变成什么样的,我的心永远都不会动摇改变。”
    少年的话语里没有一丝谎言,洛丽彻底放弃挣扎,就算他是那个人的孩子,本质上也还是有区别的,她不应该将屈辱无措的怒火发泄到无辜的少年身上。
    细软的小胳膊环住卡塔库栗埋在自己胸前的脑袋,又娇又甜的小嗓子不好意思的对他道歉:“刚才是我不好,你疼不疼呀?”
    唇上冷不丁被亲一口,洛丽缓慢的眨眨眼,听见少年带着笑的声音,震得她耳朵发痒,心脏止不住的跳动:“只要是姐姐给我的,我都喜欢,要是姐姐实在过意不去的话,这个吻就做补偿好了。”
    —————
    呼呼~还是少年的卡塔库栗是真的香~有青涩又直白,框框跟洛丽打直球!所以说,什么都要从娃娃抓起。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