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魔王与祭品勇者(囚禁调教h) - 睡觉还插着呢?(微H)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布兰克凝视着手中一颗小小的圆粒。
    这是尿道锁。只要塞入尿道中,没有他的允许,希雅不管如何用力,都不可能漏出一滴尿液。
    布兰克沉思片刻,手指捏紧,将尿道锁捏碎于指尖。
    他曾承诺过不会再管控希雅的身体。
    希雅被操弄时神志模糊,但一时想不起这个约定,不代表一世都想不起。
    他不能再打破承诺了,所以不能是“管控”。希雅还以为这是情趣,那这就是情趣。淫纹,贞操带,尿道锁……这些会让人产生不好联想的东西都不能使用。但即使不用这些,他也有的是办法让希雅的身体离不开自己。
    精神依附肉体存在,若是肉体都离不开他了,精神上还有分割的可能吗?
    希雅已经晕过去了,再做也没多少趣味。
    布兰克快速解决完自己的需求,抱着希雅沉入浴池。他轻手轻脚地把两人清洗干净,将她抱上了床。
    即使在睡梦中,希雅的脸仍是红扑扑的,呼吸粗重,沉溺于高潮的余韵中。
    这也难怪,她今天忍耐太久了。
    布兰克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想去触碰她的脸颊。
    希雅正巧偏过脑袋,半边脸不偏不倚地落入他的手掌中,嘴里嘟哝着不知道说了一句什么。
    布兰克安静地凝视着希雅的睡颜。
    真可爱啊。这世上真的没有人比你更可爱了。
    他的心里软塌塌的,同时又非常的难过。
    是我的。除了我,再也没有谁能得到你。
    他轻轻亲吻希雅的额头,把她的双手放在自己腰上,两人紧紧相拥。
    可是不够。
    他将仍肿胀的阳具塞进希雅体内,被肏到软极的小穴毫无阻力地接受了他。他把希雅的双腿夹在自己双腿中间,两人亲密无间,找不出一丝缝隙。
    还是不够。
    他张开翅膀,将希雅整个人包裹在内,她的一切都被他身体的一部分遮蔽。
    仍然觉得不够。
    到底怎样做才能离你更近一些呢?
    布兰克有点羡慕那些长有尾巴的魔物了,尾巴一圈一圈地缠上去,是不是能离希雅近一些呢?
    他用魔力化为一条尾巴,一端连在自己身上,一端缠在希雅的小腿上。
    魔力是他身体的一部分,他也能感知到这条假尾巴所感知的,柔软的触感。
    ……可果然还是不够,解不了他心中的饥渴。
    即使拥得这样紧,即使刚刚才做了生物间最亲密的事,即使希雅就在他的眼前……还是觉得很思念她。
    再怎么渴望融为一体,到底还是两个人。
    布兰克长叹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夜里,希雅被热醒了。
    不仅热,还燥烘烘的,让她觉得自己不只是在被一个人抱着,而是在被一群动物簇拥着。
    她伸手一抓,触到了羽毛,她惊得睁开眼睛,蒙眼布已经被取下,但眼前还是一片漆黑。
    “别揪。”身旁传来布兰克困倦的声音,“是我的翅膀。”
    吵醒人睡觉不好,希雅不敢动了。
    一安静下来,睡意就席卷而来,希雅上下眼皮磕磕绊绊地打了两场架,又睡着了。
    可是好热啊。希雅困得要死,可是好热啊。她睡一会儿醒一会儿,很想滚来滚去,把盖在身上的羽毛踢掉,或是滚到翅膀外面去也好。
    然而布兰克环抱着她,他的腿搭在她的腿上,手臂搭在她的身上,好像没用丝毫力气,她却怎么也挣不开。
    她倒是不抵触被布兰克抱着。布兰克身上很干净干爽,一滴汗都没有,凑近了勉勉强强也能带给她一丝凉意。抱得这样紧,也给她一种不那么正确的安全感……
    ……但还是热死了。睡姿不自由,使得她更烦躁了。她蹬了两下腿,没能踢开布兰克,自己又睡着了。
    她睡了醒醒了睡,醒来的时候脑子也转不动,来来回回多次才迷迷糊糊地察觉到,好像不只是热啊?
    胸口和下体又热又胀,她夹了夹,才恍然发觉,布兰克怎么还插在里面呢?
    一旦意识到那不仅仅是温度上的热,热就在转瞬间变成了痒,眼泪也突然地溢上来了,希雅在布兰克怀里轻轻地扭动,极力压制着声音呜咽。
    “我不要……我不要……”
    她小声地低泣,折腾了不知道多久,才又睡去了。
    布兰克缓缓睁开眼睛。
    他所需的睡眠很少,此前装出困倦的声音不过是为了让希雅不再吵闹。要是两人聊起来,希雅让他放开她,他还要费心思找理由。
    结果她就真的贴心地忍下去了……
    光是看希雅现在的模样,就知道她有多辛苦。
    他也没好到哪里去,肉棒被紧窄的穴道死死箍着,希雅还总在有意识无意识地夹一夹磨一磨,如此持续了几个小时,他是一直处在高潮的边缘,极力控制着血液流速才没有射出来。
    不过希雅是被迫的,是“受刑”,而他是主动的,是自找苦吃,是活该。
    以前觉得她忍耐情欲时的模样可爱又可怜,不过这所谓的“可怜”也不过是对于异样之美的欣赏,而非真切地感到心痛。
    当然不会心痛,快感又不是疼痛,就算肉体因忍耐而一时地感到痛苦,那忍耐也是为了此后酣畅淋漓的释放不是吗?
    虽然想是这样想的,即使现在这想法也没有改变,但还是……
    他有些内疚。
    做都做了,再来说内疚啊后悔啊,着实有些虚伪。
    知道虚伪,但还是会内疚。
    感到内疚,但还是会继续做下去。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不过,如果希雅觉得这是折磨或是痛苦,而他也遭受同样的事,会不会让她心里好过一点呢?
    布兰克心头一动,想出了一个好主意。
    只是,合适的道具得他自己去找,没法让手下代劳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