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魔王与祭品勇者(囚禁调教h) - 好主意(微H)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两根手指伸入蜜道,那里已湿热得不成样子,轻轻地一抠,就满手粘滑,媚肉缩成一团,死死咬住布兰克的手指。
    “不……不要弄……”
    小穴如此的主动缠绵,像绞紧猎物的蟒蛇,希雅本人却像是被绞住的猎物。布兰克的手指顶住穴肉划了一圈,希雅便发出哭泣般的呻吟,双腿一蹬一蹬的。她被固定在沉重的椅子上,再怎么蹬也抬不起腿来,她下意识地使了好一会儿劲,才想起来挣扎无用,于是偏过脑袋,蹭蹭布兰克的手臂。
    “难受……”她软软地求欢。
    “一有感觉就要做的话,多无趣啊。”布兰克柔声哄她。
    他又做出一只阴蒂环,箍在充血挺立的小肉芽上,时轻时重地套弄。伸入穴内的指尖流淌出实体化的魔力,形成一支假阳具。
    假阳具直接在穴内成型,少了从外部塞进去的艰难,于是直接涨大到了极限,将肉穴填得严严实实。穴壁被撑至极限,每一寸褶皱都被抚平,被假阳具上凸起的纹路顶着。
    穴道忽然被撑开,希雅吓了一跳。她的面容因害怕而有一瞬的扭曲,但很快转为沉醉。
    然而数十秒后,那份沉醉就不再纯粹,而是夹杂了躁动与不解。
    极致粗大的假阳具的确带来了极致的充实与满足,但它一动不动呀……最初的舒服过后,就只剩无尽的焦躁了。
    希雅不安地扭动屁股,随着时间的流逝,扭动的幅度越来越大。她浑身火烧火燎的,难受得话也说不出来,脑袋晃来晃去,急切地想碰碰布兰克的手掌撒娇,可是不管怎么摇头都碰不到布兰克,黑暗中她也分不清布兰克在哪。
    她隐隐记着布兰克好像说过不许夹他以外的东西,却又隐隐记着布兰克说过不会再管控她的身体。他还说过这不是惩罚……所以是能夹一下的吧?那东西仅仅是一动不动地呆在那里,就有着巨大的存在感,凸起的纹路几乎印在了她的心上。要是能夹一夹,磨一磨,哪怕是用最轻的力气,想必都会快乐得难以形容……
    她这么想着,便这么做了,然后——布兰克分明看到她脸上露出茫然不解的表情。
    哪怕被蒙着眼睛,半张脸都隐藏在布料之下,那表情依然生动无比。
    他拍拍希雅软乎乎的脑袋,露出微笑,“先和它玩玩吧。”
    他扯下两条布料,一条团成团塞进希雅嘴中,小心翼翼地将每一处空隙填满,另一条在她的嘴上缠了几圈,在后脑绑了个死结。
    便转身做饭去了。
    布兰克在碗里打了两个鸡蛋,慢条斯理地打散,打算给希雅做鸡蛋羹吃。
    鸡蛋对人类来说营养丰富,所以每天都要换着花样做上一两道,好好养着她。
    扔碎蛋壳时,布兰克的视线扫过一旁的面粉,动作微微一滞。
    蛋糕。
    想和希雅一起做蛋糕。
    那是极少数的、他能尝出滋味的人类食物。或者说,记的滋味的人类食物。
    曾收养他的养母家境不宽裕,但过节时还是会挤出几枚铜币,买来快要过期的便宜蛋糕,含笑看着他们几个孩子吃下。
    哥哥和妹妹都笑得很开心,于是他也跟着笑。蛋糕是甜美的,让人感到幸福的,他深深地记住了这件事。
    往后几十年,再也没有尝过同样滋味的蛋糕了。
    想和希雅一起做蛋糕。想再一次尝到怀念的味道。
    但第一次,她摔碎了鸡蛋,崩溃大哭。
    第二次,她问,我的丈夫非你不可吗?
    还会有下一次吗?
    布兰克的嘴角慢慢垂了下去。
    嘴上说不会惩罚她,但终究是有怨气……
    身后传来呜呜咽咽的细碎声响,不难想象希雅是何等的煎熬。
    假阳具是纯用他的魔力做成的,比起实物要更有趣些。
    比如说,穴肉缩紧时,就会消散为烟雾,待到放松时,才会凝成实体。
    乳环和阴蒂环也是同样,希雅乖乖不动时,它们便会给她最低程度的刺激,若是任何一处的肌肉收紧,那这仅有的安慰也不复存在。
    她永远不可能靠自己得到高潮,追寻只会成空,唯有被动的接受与忍耐。
    滴答——
    有水声传来,雌性发情的气息愈加浓烈。
    布兰克在案板上放上一块牛肉,不紧不慢地切着。一片,一片,如纸般薄。
    寻常的炖菜而已,囫囵地把食材放下去,不到半小时就能开饭,但若是做得细致……
    两三个小时也不一定吃得上吧?
    与希雅去林中时,曾在她过去的同伴面前做过一场戏。
    那时他说,疼痛与折磨,对希雅的效果都不是很大,而用永恒不断的快感,与得不到的高潮作诱饵,她就会驯顺。
    当时只是即兴做出的表演,现在想来,却当真是个好主意。
    至于理性……谁说不可兼得呢?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