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魔王与祭品勇者(囚禁调教h) - 失控之下的侵犯(H)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莱斯”失魂落魄地在城堡内走着,如果现在遇到手下的话,他一定无法作出很好的伪装。他感到不安而孤独,想要抱紧什么获取温暖,又或是想要撕碎什么缓解焦虑,但偌大的城堡里,没有一个能让他安心的地方。
    “莱斯”踌躇了一会儿,还是回到了卧室。
    打开门后,他看到希雅蜷缩在距床一尺之遥的地方睡着,即使陷入梦境,脸上还是带着愁苦。
    他本该感到怜惜,但一瞬间,好像有什么操控了他的心。
    鬼使神差地,他掐住少女的脖子,将她悬空拎了起来。
    “喂,你为什么不在床上睡?”
    明明已经很温柔地对她了,为什么还要摆出这样的态度?是看不起他吗?
    少女从睡梦中惊醒,她一副搞不清状况的样子,胡乱摆动着手脚挣扎。
    “明明我都离开了,为什么不在床上睡?”
    为什么要和他作对?为什么不管什么事,不管什么人都在和他过不去!?
    “说啊,你为什么不在床上睡!”
    是不是从诞生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他无法得到那些美丽的、柔软的东西……因为生为魔族,所以一定会去破坏什么,而眼前的少女,也一定对他的秉性感到不屑,从心底深处厌恶着的吧!
    希雅大脑一片空白,她喘息了好一阵,才听明白“莱斯”的问题,但她只是艰难地扭过头,以抗拒的态度对他。
    爬不上去这种理由……说出来是自取其辱啊……
    毫无预兆地,她被狠狠甩了一个耳光,力道大得让她的脑袋嗡嗡作响,嘴角也破裂开来,流下血迹。
    “听不懂我的话吗?我再问一遍,为什么不在床上睡?”
    不知为何,现在的莱斯显得尤其危险,和前一天那温和到异常的态度不同,现在的他,好像恢复成了过去那个因暴虐而闻名的魔王。希雅的心脏因为恐惧而缩紧,但同时也燃起了更强烈的对抗意识。
    “我……我不想……”
    下一秒,希雅就被掐着脖子按在了床上。
    “这样啊……是本王对你太好了,让你认不清自己的身份了吗?”
    脖颈受到的压迫感更强了,魔王故意用拇指按压她的气管,她觉得又痒又疼,想要咳嗽又咳不出来,难受得快要晕过去。
    “居然说不想,你是在对本王撒娇吗?”
    希雅本就破烂不堪的衣服被一把撕开,她打了个寒战,虽然身体极度缺水,眼中还是因绝望与耻辱而升起水雾。
    她用被铐住的双手笨拙地阻止莱斯的行动,魔王握住她的手腕,轻轻一捏就让她手臂脱臼,因为挣扎,她的伤口再次裂开,但已经流不出多少血。
    “啊……!”少女连大叫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发出小声而短促的悲鸣,身体脱力,完全瘫软。
    “不习惯被当作玩具对待吗?但也只能努力适应了,是不是啊,迦南的公主殿下?”
    从部下那里听到少女的身份时,“莱斯”在感到惊讶的同时又有些恍然。希雅在反抗时,偶尔会露出上位者的神态,他本以为那是因为她有着稀世的才能,但实际是因为她的地位尊贵。
    “说起来,这还算的上是和亲吧?哈哈,虽然是以奴隶的身份。”
    希雅咬着嘴唇看着他,神色凄惶,眼圈泛红,但这无助的模样让莱斯身体中的欲望愈加浓烈。他决定什么都不再思考了,随本能行动就好,对温柔之物的渴望,说到底是不可能实现的愿望。
    “穿着衣服的时候看不出来,你也算有料啊。”莱斯一手摩挲着少女赤裸的肌肤,另一只手揉捏她的乳房。她的胸部不算大,一手就能握住,但形状姣好,柔软而有弹性。他用力捏着她的乳肉,直到手指都陷进去,松开手的时候,白皙的乳房上留下凄惨的红印。
    他满意地看着少女的面孔因疼痛而扭曲,然后伏下身,用舌头拨弄她因寒冷而变得坚硬的乳首,先是在乳尖旁打转,再轻轻啃咬那点突起,时不时地又卷动舌头,用力扫过整片乳晕。她的肌肤冰凉而细腻,不管是抚摸还是舔舐,都让人上瘾。
    “啊……嗯啊……啊啊!”
    希雅蹬着腿,嘴中发出因苦痛、恐惧、还有未知的快感而变了调的呻吟,因为重伤,她的身体对于外界刺激已近麻木,但私密的部位第一次被这样逗弄,她觉得意识快要和身体一同崩溃了。可手臂脱臼后,稍微一用力就会传来钻心的疼痛,让她无法作出一点像样的反抗。
    她用最后一点气力挤出两个字:“承诺……”
    “承诺?……”莱斯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只是露出微微思索的表情,“啊,是有这件事。”
    “可那前提是,你要作为护卫服从我。没有忠诚与力量的你,连奴隶都不如。”
    “混蛋……”
    希雅小声骂了一句,然后又被甩了几个耳光,意识再次回笼时,她感到有坚硬的东西抵住了下体。
    第一次接触到男性的性器,她应该感到惊慌失措才对,但不可思议地,她现在的心情异常平静。
    也许是因为,她马上就要死了……
    希雅阖上眼睛,面无表情地想。
    这具身体本就处于溃裂的边缘,如果再被强迫做那种事,恐怕过不多久就会死了吧……她有着这样的预感。
    在恐惧死亡的同时,又有着莫名的期待,是因为如果死了,就不用面对只有绝望的未来吧。
    但为什么呢,觉得不甘心到了极点。
    还有很多事没有做,很多地方没有去,可以的话,真不想死在这里……
    她轻动嘴唇,说出了最后一句话。
    “我不想死。”
    莱斯停下动作,注视着她微微颤动的双唇。
    就在刚才,他注意到身下之人不再挣扎,他因好奇而放缓动作,观察她的一举一动,因此听到了这句轻到不能更轻,仿佛要融入空气的话。
    那是语气无比平淡的一句话,但其中隐藏着不知多少的不甘。
    就算眼前只有绝望,也还想再努力看看,但就连这样的机会也不再有了吧……
    “莱斯”看着她平静的面庞,看着她闭着眼睛,无声地流下眼泪,觉得自己的身体渐渐冷了下来。
    ——你要杀了她吗?就像杀了那只猫一样。
    他后退了一步,转过身,逃跑似的离开了房间。
    明明不想那么做的,为什么还是粗暴地对待她了?
    无人的房间中,“莱斯”将头埋在膝盖里,过了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
    魔力本就是精神力,在不甘与愤怒中死去的莱斯,留下的魔力会带有本人的意志再正常不过了。
    虽说如此,那也只是一丝微不足道的怨念,但魔王的本能就是掠夺与破坏,即使“莱斯”有着些许人类的心,本性到底难移,被莱斯的意志一激,就短暂地失去了控制。
    他抬起头,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地就蹲到了墙角。
    还小的时候,他总是会用这种姿势缩在角落,但等到身体成熟后,就很少这么做了。
    魔族的身体素质远超人类,哪怕是纯干体力活,也能过得体面。他已经很久没体会到这种无助的感觉了,心思飘忽之下,又想到了希雅。
    她也总是用这种姿势缩在墙角。
    她会是什么心情呢?
    这次一定狠狠伤害她了吧?
    虽然没有想过与她相互理解,但是……
    ……
    真的没有想过要与她相互理解吗?
    “莱斯……”
    他握紧拳头,带着恨意念着仇敌的名字。
    就算死去了,你也依然要摧毁我的人生吗?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