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魔王与祭品勇者(囚禁调教h) - 想要一直养着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虽然魔王不在身边,床也温暖舒适,希雅仍睡得不安稳,侧躺会压迫到伤口,可仰卧的话,又不知该把被紧紧束缚住的双手放在哪里。她翻来覆去了好一会儿,才找到一个相对舒服的姿势,但每当睡梦中的身体有些许移动,她就会因手铐的牵扯感惊醒。
    好难受……她摸着沉重的手铐茫然地想,难道以后都得戴着这个生活吗?这怎么可能做得到……
    身上的伤口依然疼痛,但比那更让人难以忍受的是饥渴感。大战后她已经两天滴水未进,虽然没有进食的心情,但喉咙干得快要烧起来,让她无法入睡。
    要不去浴室看看吧,应该会有水管……她努力支撑起身体,但在下床的时候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唔……嗯啊……”
    她发出苦闷的呜咽,挣扎了好久,才艰难地爬起来,但不管怎么在脚上使劲,虚弱的身体都没法前进一步。
    啊,  浴室好远……好远……比起这个,还是回到温暖的地方去吧……
    因为脚镣的限制,希雅没法单独抬起一只腿,于是她双手撑住床,曲起膝盖想要跳上去,但她甚至没有走路的力气,更别提跳了。
    努力了一会儿后,少女面无表情地抱着膝盖蹲了下来,因为缺水,她连眼泪都流不出来。
    那个混蛋,虽然嘴上说对我没恶意……其实是想饿死我吧……
    她意识朦胧地想着,缩成一团,陷入了半昏迷状态。
    “莱斯”坐在密室中,吸收着原魔王的魔力,身体的充盈感让他满足安心,于是开始思考起未来。
    虽然假扮成莱斯应对部下时有些提心吊胆,但拥有权力的感觉确实令人上瘾,如果确保安全的话,一直留在这里也不错……安稳的生活,舒适的住所,如果能再养一只自己喜欢的宠物,那就是再好不过的一生。
    流浪的时候,“莱斯”曾养过一只猫。
    说是养,也许不太准确,那只猫并不属于他,他们只是共享一个桥洞的室友。
    一开始侵入它的领地时,那只猫对他充满了敌意,只要稍微靠近一步,就会从喉咙深处发出威胁的嘶哈声,但在手心放上食物喂过它几次后,关系就有了改善,它很快就变得无比亲近“莱斯”,在他面前打滚翻肚皮,用毛绒绒的脑袋蹭他。
    真是柔软啊,“莱斯”想,即使是现在,也能清晰地回忆起来,那让他的心都柔软起来的触感。
    魔王之种从一只猫身上得到慰藉,说出来不知有多可笑,但那是不是因为,不管什么生物,都渴望着与另一个个体亲密相处。
    ——那只猫后来怎么样了?
    好像是死了。
    ——怎么死的?
    不记得了。
    只记得受到了很大的打击,好像还哭了,觉得自己又一次被命运抛弃,而在那之后,就决定再也不养宠物,至少,在他有能力保护它之前。
    而现在,算不算一个好时机呢?
    他想到了留在房间里的少女,他对她到底抱持着什么样的感情呢?“莱斯”对此非常迷茫。
    一开始以为只是对恩人的憧憬,之后对她的遭遇感到怜惜,英姿凛然的勇者大人,私下却会露出这样柔弱的一面,会在他的身前像小孩子一样嚎啕大哭,这让他无法将视线从她身上移开。
    这些感情又与欲望夹杂在一块儿,说不清到底是什么。
    而比这些更让他烦恼的,是该怎样对待她。
    说出那个天真到可笑的提议时,他确实抱着“只要自己强大到能够自保,就放她自由”的想法,但仔细考虑过未来后,又觉得这是不可能的。只要他还顶着魔王的名号,她就会再次前来讨伐他吧,虽然最后是因为自己的干涉才堪堪打倒了莱斯……但她到底是对那个莱斯造成了重创啊,保险起见,当然还是一直禁锢她的力量最好。
    “莱斯”不相信任何人,他谨慎到有些病态,如果不是对希雅抱有异样的情感,一定在最初就将其杀死,即使是现在,这个念头也时不时地冒出来,但比这冲动更强烈的,是不舍的心情。
    一直养着她也不错……体态优美,触感柔软,反应又是那样令人怜爱,作为宠物来说,再适合不过了。
    他这一生没有得到过什么东西,将少女压倒的时候,身体中升起的虽然是情欲,但真正让他的灵魂都因快乐而颤抖的,是【这个人属于我】的事实。
    一定是因为在人类世界呆得太久了,所以拥有了人类那样软弱的心吧,他有些自嘲地想。
    但真的好想再和什么建立起联系。
    他躺倒在椅子上,慢慢摇起来,思考着该如何改善两人的关系,不知不觉地陷入了睡梦。
    ——你真的不记得那只猫是怎么死的了吗?
    半梦半醒间,黑色的声音突然在心中响起,像惊雷一样将“莱斯”炸醒。
    冷汗流遍全身,他猛地从椅子上跳起,莱斯的尸体就躺在手边,瞪着双眼看着他,扭曲的死相好像正转为一个冰冷的微笑。
    ——难道不是你杀了它吗?
    是这样吗?
    “莱斯”弯下身体,双手插进头发,粗暴地撕扯,他的双目满是血丝,瞪得快要超出眼眶,看上去比地狱来的恶鬼更可怕。
    是这样吗?是这样吗?是这样吗?是这样吗?是我杀了它吗?
    ——你从来没有想过吗,撕碎那样柔软的躯体会是什么感觉?
    好像是有这样想过……当它以信任的目光看着我,翻着肚皮求抚摸的时候,忍不住就会想,如果在此刻伤害它的话,它会露出什么表情,发出怎样不可置信的尖叫……难道说,我真的那样做了吗?
    ——你我都是一样的,我们都流着暴戾的血。
    “莱斯”狠狠掀翻椅子,他睁着充血的眼睛,掐住了莱斯的脖子。
    莱斯的身体冰凉,死得不能再死了。
    ……
    “莱斯”茫然地环顾四周,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难道是莱斯留下的魔力?那其中带上了主人的意志吗?
    他突然觉得无比疲惫,但脑中仍不断回旋着这个问题。
    我真的杀了那只猫吗?
    他心底一片冰凉,想不出答案。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