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魔王与祭品勇者(囚禁调教h) - 雄性对雌性的欲望(一点擦边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晚上,“莱斯”回到房间时,看到的就是少女蜷成一团,缩在墙角睡着的样子。
    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的心又被什么轻轻地拂了一下。
    他蹲在少女面前,看着她带着泪痕的脸,突然有种无法抑制的、想要触摸拥抱她的冲动,但伸出的手停在她身体上方几公分的位置,就无法继续下去。
    很久以前,好像也曾像这样睡着过。
    他注视着少女,有些恍惚地想。
    是了,是在他刚出生的那几年,好不容易从魔界逃去了人类国家,但无依无靠的他,每晚只能蜷缩着睡在桥洞,偶尔还会被调皮的人类孩子丢石头。
    虽然比人类强大很多,但被打会觉得疼,睡在地上会觉得冷,意识到自己孤身一人时会觉得寂寞,清醒的时候,脑中无时无刻不萦绕着的,就是对命运的怨恨。
    这种早该被忘却了的往事,慢悠悠地从脑海深处漂浮上来。
    他又盯着希雅看了一会儿,然后将她抱了起来。几乎是在被触碰到的瞬间,少女就睁开了眼睛,用没有神采的眸子看着他。
    “你醒了。”“莱斯”尽量将声音放得轻柔。
    希雅一声不吭。
    “莱斯”努力回忆着人类在这种情况下会说什么来打招呼,他有些迟疑地问道:“唔……睡得好吗?”
    希雅扭过头,不搭理他。她看上去冷静了很多,被抱住的时候,身体颤抖的幅度几不可见,但被放到床上时,她还是握紧了拳头。
    “那个提议,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听到这句话,少女像是放下什么似的叹了口气,她转回头,与“莱斯”对视。
    “我拒绝。”她的声音有些发颤,但语调坚定。
    “为什么?”
    “没有什么为什么,我就是不想做。”
    “莱斯”紧盯着她的眼睛,感觉心里空落落的,不知道是因为失望还是什么。
    “是这样啊……你放弃了。觉得没有可能脱身,所以放弃挣扎了。”“莱斯”喃喃自语。
    明明是因为你的坚强,我才能够站在这里,但你这么轻易地就失去希望了吗?
    “身为勇者,这样软弱好吗?”他有些不甘心地追问。
    “我觉得没什么不好啊。反正也是他们擅自称呼我为勇者,我从来不觉得自己勇敢。”少女露出了浅浅的微笑,但同时,她紧抓着床单的手在微微颤抖。
    “虽然你可能不相信,但等我安全后就会放你自由,这句话是真的。”
    “是不是真的都无所谓。事情变成这样,我已经没有努力的理由了,杀了我吧,或是干其他什么事,随你喜欢。”说到这里,希雅的声音因不安而变调,但仍坚持着好好说完,“我不想和魔王合作,就这么简单。”
    听完她的话,“莱斯”微微弯起了嘴角,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他感到多么高兴。
    是这样啊,并不是因为希望渺茫放弃挣扎,而是没有挣扎的理由,既然如此,如果我能给你一个理由的话……比如说,如果不与自己合作,就会受到过分的对待?
    “嘴上说自己不勇敢,但每句话都是在激怒我啊。”“莱斯”语气轻佻地调笑她。
    微笑从希雅的脸上褪去,她用冷漠的眼神看着“莱斯”,“不要再废话了,难道你抓了我,只是来闲聊的吗?”
    “既然勇者大人如此希望的话。”
    希雅的衣服早就破烂不堪,和挂在身上的一块破布没什么区别,“莱斯”轻易地就将手伸了进去,触摸到她冰冷而细腻的肌肤。
    “呀……!”
    少女打了个寒颤,发出小声的惊叫,胸膛剧烈起伏,苍白的脸上泛起异样的红晕,眼中又升起了水雾,她艰难地用被铐住的双手握住“莱斯”的手臂,想阻止他的行动,但这样微弱的挣扎,比起抗拒,更像是诱惑。
    嘴上说得大义凛然,却做出这样可爱的反应……“莱斯”突然觉得口干舌燥,下腹有什么在一跳一跳。
    “不是说随我喜欢吗,刚才的精神都哪儿去了?”
    “你……你不要太过分!”她咬牙切齿地说,但话语中又带上了泣音。
    “这样就过分吗?可雄性对雌性,还能做什么事?”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