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魔王与祭品勇者(囚禁调教h) - 戴着镣铐寻找出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莱斯”走后,希雅睁大双眼直直地盯着天花板,直到眼睛酸涩得不行,才迟缓地下了床。
    脚镣之间锁链的长度大概只有二十公分,别说走路,就连挪动都有些困难,少女毫无准备地跨出一步后,就失去平衡栽倒在地,摔得头晕眼花。
    她挣扎着爬起来,这一次,她动作小心了些,一点一点向大门挪去。明明只要几个大跨步就能走到的距离,她却走了好几分钟,脚腕也被磨破了一层皮。
    搞不好用跳的反而更快呢,这样想着,少女尝试着跳了几步,但脚镣太沉重,身体也太虚弱,很快她就放弃了这个主意。
    好不容易挪到大门处,她握住门把手,尝试着掰了掰。
    被锁着,并且上了魔法的封印。
    那并不是多么高深的法术,但对于不能使用魔法的少女来说是不可逾越的天堑。她思考了一会儿,确认自己没有办法开门后,艰难地挪向了房间内的另一扇门。
    花了十几分钟,她才喘着粗气到达了目的地,握住了把手。
    ——门没有锁。
    她抱着些许期待的心情打开了门。
    映入眼帘的是个豪华的浴室,墙壁和地板一尘不染,浴池大得能在其中游泳。
    作为浴室来说想必相当舒服吧,但没有任何能通往外界的道路。
    哎呀,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少女轻轻笑了出来,也不知道是在笑什么,但就是——觉得相当可笑。
    她耐心地检查了浴室的每一处角落,又将能够到的墙壁敲了个遍,找寻幻想中的秘密通道。搜查完浴室,她又用同样的方法检查了遍卧室。
    耗费的时间与体力比预想的更多,等到检查完毕,希雅已经累得意识涣散,手腕和脚踝被镣铐磨得血肉模糊。
    时间过得越久,越觉得被拘束的感觉难以忍受。手铐之间没有链条,连撩起散乱的发丝都不得不同时抬起两只手。
    好想将双手分开!为什么无法分开,为什么!!这是我自己的手不是吗?!
    少女拼命向手腕中注力,想将手铐扯断,又转动着手臂与肩膀,想找到某个角度把手从铁环中抽出,但这都只是让已经被磨破的伤口更加严重。
    “啊啊啊啊啊——!”
    她崩溃地竖起手臂,将手铐朝大理石做成的浴池边缘用力砸去,但不管砸了多少下,都没有在黑色的金属上留下任何痕迹。
    “奥利哈刚……”
    等到耗尽体力,只能躺在地上喘息的时候,少女抚摸着手铐,喃喃自语。
    传说中能够阻挡魔法,且刀剑不入的金属,没想到居然戴到了自己身上。
    这套拘束具连锁孔都看不到,大概也是由魔王的魔力控制开关的吧。
    哎呀,这可真是……真的是陷入绝境了啊。
    她又笑了出来。
    虽然在被献给魔王的那一刻就该明白这点,但到现在,才用自己的身体切实体会到,她没有一点逃脱的机会。
    但为什么呢,意识到这点的时候,居然觉得有些安心。
    是因为如果还有着一丝希望,自己就不得不去抓住吗?
    她是人类的勇者,不管遇到什么事,都该不放弃,不妥协,抱着反抗心努力到最后——世人一定是这样期待的,而她自己应该也是如此。
    然后呢,逃走后呢?还能回到哪里去?
    她躺在地上,睁着无神的双眼,不知道看向何处。
    【是王室和教廷的共同决议】
    这句话就像毒蛇一样,见缝插针地往她的心里钻。
    本以为大哭发泄后,能够心平气和地面对这件事,但一旦想起来,心脏就像被铁锤重击一般的疼痛,耳膜鼓动,胃部筋挛,喉咙深处有什么在一跳一跳地、拼命地想要涌出来。
    强烈的呕吐感让少女撑起了身体,但两日没有进食,她连胃酸都吐不出来,到最后只是糊了一脸眼泪。
    父亲,母亲,哥哥……还有姐姐……你们放弃我了吗?为了不被侵略,放弃了我……
    但这也是理所当然的,是最正确的决定。
    泪水一滴滴落到地上,她呆呆看着被水渍浸湿的地板,慢慢伏下身体,一点一点地,蜷缩了起来,抱住了自己。
    有那么一瞬间,她想过以死逃避,但又觉得不甘心极了,总觉得只要活下去就还有希望,虽然她也不知道,事到如今,什么才能被称之为希望。
    之后会被如何对待,将经历怎样的人生,她都觉得无所谓了。
    流着眼泪,少女在冰冷的地板上陷入了梦境。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