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魔王与祭品勇者(囚禁调教h) - 封印(一点擦边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种姿势也没办法好好谈话啊。
    “莱斯”看着少女,略微思考了一下,伸手把她拎了起来,丢到了床上。
    “呜……”
    希雅因为突如其来的冲击失了神,在意识到自己所处的位置后,她本能地就想向床角躲去,但下一秒就被魔王按住,动弹不得。
    “莱斯”大致检查了一遍少女的伤口:血被止住,也更换了新的绷带,虽然到痊愈还早得很,但也不至于折腾一下就死了——他审视的目光和不时的触碰让少女觉得心跳都要停了,过度的情绪刺激让她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
    “也不用这么害怕吧?”“莱斯”轻轻打了个响指,魔法形成的小型风刃割断了勒住少女牙关的布条,“我有些事想和你……商量一下。”
    他着重强调了“商量”两个字。
    “……”
    希雅盯着他,什么都没有说,她好像有在努力做出勇敢的样子,但眼眶都红了,整个人微微颤抖着,看上去可怜又滑稽,这让“莱斯”忍不住又轻声笑了出来:“勇者大人之前不是还一副无所畏惧的模样吗?这差的也太多了吧,我简直要怀疑你是冒牌货了。”
    因为勇者打倒了魔王,他才能结束逃亡生活,从这种意义上来说,勇者是“莱斯”的恩人,“莱斯”是这么认为的,所以那时才会选择救她一命。
    但连他自己也没察觉到的是,这“恩情”比他想象的更深,如果不是勇者在人类已经绝望的情况下毅然站上前线,如果不是她在极度险恶的战况下仍不放弃,深入魔族阵地创下了一次次奇迹,“莱斯”根本不会想去在这场战争中寻找机会。他也许会认命,夹着尾巴过完这一生。
    让他重燃希望的少女,此时在他面前打着哆嗦,曾经明亮的绯红色眸子变得灰蒙蒙的,这让他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希雅仍是沉默,咬着牙颤抖,就在“莱斯”以为她不会回应时,她微微张了张嘴。
    “之前……也很害怕啊……”
    她艰难地、带着泣音地、一个字一个字从嗓子里挤出这句话,只因为一个坚持不住,就会大哭出来。但泪珠还是不由自主地从她的眼角滴落,被反绑的双手也无法将其拭去。
    “只是,不是哭……哭的时候……”
    但现在,已经什么都无所谓了吧。
    被同伴,被家人,被自己所想保护的一切背叛,事到如今,难道还有什么值得坚持下去的东西吗?
    “呜……呜呜……为什么要……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啊……!”
    心痛和委屈在这一瞬间压倒了恐惧,她在曾不死不休的仇敌前放声大哭。
    “莱斯”觉得自己的心莫名地动了一下。
    他情不自禁地伸手抚向希雅的脸颊,他的手被不断流下的、冰冷的泪珠打湿,他体会着这陌生的触感,只觉得自己的心也变得湿漉漉的。有那么一瞬间,他兴起了将少女抱住的念头,但他最终什么也没做,只是沉默而平静地,看着她哭得喘不过气的模样。
    不知过了多久,少女的情绪渐渐平复下来,变为小声的抽泣。
    “哭够了吗?”
    “莱斯”尽力将语气放得温柔,但听到他这句话,少女的身体还是猛地僵住了,她这才意识到刚刚的行为有多丢人。她深深低下头,因为难堪和羞愤而满脸通红,但同时也有着一丝疑惑:那个魔王居然耐心地等她哭完,什么都没有做?
    也许只是看她痛苦的样子取乐。
    “本王真的很期待抓住你的那一天,光是想着你哭泣的样子,本王就硬得不行了。”
    魔王曾一边这样说着,一边用恶心的目光扫视她的全身。
    想到这里,希雅又要往后缩。但“莱斯”没有给她逃避的机会,他一手按住希雅的肩膀,一手钳住她的下巴,迫使少女抬起头和他视线相交。
    “能谈一谈吗?——不要害怕,我对你没有恶意。”他试图作出柔和的表情。
    “……”
    听到这句话,希雅眼中的戒备之意变得更深。
    到底不会那么顺利啊……“莱斯”暗暗叹了一口气。
    在吸收完莱斯的魔力之前,自己太过赢弱,如果勇者的力量能为他所用,就会成为强大的助力。这也是他接下少女的原因之一,只是他不知道怎样才能说服对方与他合作,眼下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我的手下想要叛乱,但我在与你的战斗中受了伤,可能无法抵抗。我想寻求你的帮助,等我安全后,也会放你自由。”
    “莱斯”也想过直接说出真相,有着莱斯的尸体在,他不怕希雅不相信,但他又担心少女不仅不合作,还将消息泄露出去——他并没有办法证明自己对她、对人类是没有威胁的。
    只要身为魔族,他们的立场便天然相对。
    他只得编了个蹩脚的借口。
    “……”希雅只是瞪着他,一句话也不说。
    “你不相信吗?”
    “什么相不相信……”希雅沉默了一会,开口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这是“莱斯”第一次听到少女完整清晰地说出一句话,和她在战场上给人的印象不同,她的声音稚嫩软糯,还带着隐隐的哭音,“莱斯”感觉自己的心好像被羽毛轻轻拂了一下。
    他轻咳了一下,将刚刚那奇妙的感觉摒除,“就像刚才说的那样,我在寻求你的帮助。”
    “……”
    希雅皱着眉头盯着自己的敌人,心里混乱极了,她本以为自己会立刻受到残酷的对待,但对方却丢出这样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提案。她试图从对方脸上找到说谎的痕迹,但魔王的表情无比认真,就好像他说的是事实一样。
    可就算是事实,她也绝无理由去帮助人类的敌人。
    ……即使她刚刚被人类背叛。
    想到这里,希雅的目光又黯淡了下去,但她还是压迫自己努力挤出下一句话:“我怎么知道你没在骗我?”
    虽然她对魔王的话半信半疑,也并不打算帮他,但接着他的话头也不会有什么坏处,也许还能找到逃脱的机会。
    反正,情况也不会比现在更糟了……
    “我也只能口头上保证,但我觉得,你除了相信我没有其他选择。”
    这句话太尖锐,如果激起对方的反抗心大概会不太好办……得将语气放柔和,放到最柔和……不知道这样够不够?
    “莱斯”一边想,一边努力作出尝试,但他还是看到少女的脸色一变,秀气的眉毛凝在了一起。
    言下之意是她现在无力反抗,不管魔王做什么事都只有接受的份。
    少女不由得捏紧了拳头,心中满是屈辱和愤怒,但这时候发脾气也不会有什么好处,她不甘心地咬了咬嘴唇,尽力平复心情,和缓语气:“好、好吧……总之,等你安全后,就放我走?”
    “对。”
    “这期间不会对我做什么?”
    “绝不做越界之事。”
    “大概需要多久?”
    “我想不会太久。”
    “我需要考虑一下。”
    希雅低下头,不让魔王看到自己的表情,她装作一副沉思的样子,过了很久后才回应道:“我似乎没有拒绝的理由和立场……我会帮你,只要你能兑现承诺。”
    “好的,那祝我们合作愉快。”“莱斯”微微点了点头,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宝石,“我要封印你的魔力。会有点疼,你忍耐下。”
    “呜诶?”少女惊愕地抬起头,大叫道,“我答应你了!我不是答应你了吗!?”
    “只是一些防止你背叛的措施。”
    先不说希雅那反应根本就是虚与委蛇——想到她那拙劣却努力的演技,“莱斯”好不容易才将笑意压下去——即使她真心愿意合作,“莱斯”也不敢毫无防范地把她放在自己身边。
    他一把就将试图逃走的少女按倒,轻易地将她胸口的布料扯了下来,露出大片白皙的肌肤。
    “等等!不……不要……!!”
    命脉将被控制的恐惧让少女拼命挣扎起来,但虚弱的她能做出的最大反抗,在“莱斯”看来,也不过是飞蛾在手掌中扑腾的程度罢了。
    不管怎么努力,都无法从我的控制中逃脱,这姿态是多么可怜,却又多么可爱啊。生命一直处于威胁中的“莱斯”,第一次体会到了掌控他人命运的快感,那就像醉酒一样,浑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充满了幸福与满足,却又有一种莫名的失落。他觉得自己的灵魂都因此颤动起来,轻飘飘地向上升去。
    想要更多,更多——
    但同时又有什么在固执地拖着他,不让他随那欲望而去。
    ——不要忘记自己的目的。
    他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将杂念摒除。
    原本只是因为不想被封印力量而反抗的少女,在拼命挣扎却无一丁点儿成效后,才真切地意识到自己究竟都失去了什么。
    安稳的日常,熟悉的环境,自保的力量,爱着她的,同时也被她深深爱着的同伴和家人。
    就算能逃出这里,受伤的心也不可能复原。
    她已经失去了一切,只有这具还算完好的肉体仍属于自己。
    不要再夺走我的东西了!!!
    希雅想要这样大吼出来,但理智上又知道,不管说什么都无济于事,还不如保留点尊严,于是她就只是怒视着魔王。
    因为心痛和愤怒,少女的眼睛红得像是要滴出血,但最后也只是流下了泪水。
    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她绝望地看着那块宝石离自己的胸口越来越近,直至贴到肌肤,冰冷的触感让她猛地打了个寒战,她抬起湿漉漉的眸子,无助地望向魔王。
    这是我仅剩的东西了,求求你不要那么残忍——她差点就这样丢脸地求饶了,但最终只是无力地吐出两个字:“不要……”
    痛切的呢喃声让“莱斯”的心颤动了一下,但他没有理会,顶着宝石的手指微微用力,将其慢慢推入少女的胸口。
    “唔……啊啊……!不要……!”
    少女清丽的面容因异物侵入的痛苦而扭曲,身体本能地弓起,眼泪流得更加厉害,她蹬着双腿,摇着头,使劲扭动着想挣脱开“莱斯”的桎梏,但这除了把床单弄得皱成一团外,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混蛋!……住手……我叫你住手啊……!”
    少女挣扎着,咒骂着,但动作渐渐小了下去,重伤的身体本就经不起这样折腾,她很快就耗尽了全部体力,一动也动不了了,只能像快死的鱼一样大口喘着气,意识因疼痛和缺氧而模糊。
    她微睁着眼睛,无神地望着虚空,似乎是看到了某种幻象,她的嘴唇轻轻动了一下,“姐姐……姐姐……救我……”
    少女的反应让“莱斯”隐隐感到不忍,但那种莫名的冲动却再次出现。细细的血流从宝石和皮肤的相接处不断流出,在少女雪白肌肤的映衬下更显妖艳,这场景凄惨极了,却有种奇特的美感,让他不舍得就此结束。
    “莱斯”甚至不自觉地将宝石向内多推了一点,让少女脸上的苦痛更深了一分。
    但他很快控制住自己,将一个小小的魔法结印封入宝石,结束了收尾工作。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